tyler-brule

好一個「臥虎藏鏡」!

無意中在 Financial Times 上看到 Tyler Brûlé 的文章,才發現這傢伙還蠻有幽默感的,讓我立馬把他加入我的 favorite 名人名單裡。他自從創辦了 Monocle 之後,全世界到處跑,文章裡也特別愛談旅行,把不同城市的風情,生活品味,談得讓人以為自己就是老練的在地導遊,知道義大利某山邊小城哪個小區有哪個斜坡公寓旁的手工皮帶店裡有兩百年歷史加上老祖父傳下來的工作檯與皮革粗針。幾個月前,他在北京三里屯開了中國第一家 Monocle 專賣店,店小,但是雅致,只賣他們自己的產品與海報。我那次去逛的時候,本來想買一張海報掛在辦公室,看了價錢後就打消念頭了。後來沒再去過,也是因為東西不多,又有點貴。

上週週末版 FT 這篇文章,標題是 Crouching Tiger, Hidden Camera,把李安的名片臥虎藏龍改一字,變成了臥虎藏鏡,讓我忍不住往下看,原來他講的是最近與中國與台灣兩家媒體打交道的經驗,他是這樣寫的:

“ 辦公室的同事愛蜜莉通常會回絕大部份的採訪邀請,但偶有例外。最近在愛蜜莉的安排下,他接受了台灣與中國兩家媒體的訪問。台灣的雜誌寄來非常仔細的 email,要求寫好文字答案,而問的問題多的不得了,這些問題,Tyler 說其實在他之前做過的訪談裡都談過了。這部份問題問完之後,還會接著問五回合更多問題,但都要求在一個小時內回答。訪談結束,要看到專訪出版,卻有得等。

” 另一家要求採訪的是中國的網站,Tyler 說網站看起來蠻不錯的,來信說網站每天有 23,000,000,000,000,000 個獨立訪問用戶。他們會寄上一份巨細靡遺的問題列表,與台灣媒體一樣。不同的是,他們通知說會派一個十五人的代表團來,除了談問精品相關問題之外,希望能討論印刷新聞媒體的未來、電子出版的全球展望、如何在全球市場找到有才華的人、中國對世界媒體與精品界的價值云云。他們需要三小時專訪時間,還會帶一個攝影隊伍同行。

“ 愛蜜莉看到這樣的通知已經快要抓狂了,冷靜下來之後,她告訴對方,訪談最好不要太發散,聚焦在原來的題目即可,訪談時間只有一個小時,一個記者與 一個翻譯就好,不要攝影。

” 兩個禮拜後,中國網站來了二十個人,說他們沒收到不能來那麼多人的email,把辦公室的前門擠得水泄不通。愛蜜莉同事數了人頭後,宣佈辦公室內不得拍照,不得攝影。所有人進來辦公室後,愛蜜莉再一次補充,需要的照片她會提供,千萬不能攝影。

“ 愛蜜莉前腳剛走,有人就從包包裡拿出腳架,另一個人拿出燈光,兩個傢伙拿出攝影機就定位問:我們可以攝影嗎?Tyler 提醒最好按當初的約定乖乖採訪。接著在討論問題的同時,無數手機相機拍個不停,兩個傢伙說抱歉要上廁所。訪談還沒結束,愛蜜莉與他們的同事發現,他們辦公室裡的每一吋都已經被拍光了。”

故事還沒完,幾個禮拜後,Tyler Brule 與他的同事加入了 23,000,000,000,000,000 訪問者的行列,企圖在中國網站上找找刊登的訪談文章。沒有,沒有訪談記錄,Tyler Brule 只發現有很多推薦該買甚麼東西的照片,而那些東西看起來似乎格外眼熟 …,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