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sky

北京 PM 天空下

晨有霧/下午大雨

PM 2.5 美國大使館測值:311 有害健康

週日早晨的三里屯似乎還沒醒過來,北區比平常更為清淨,霧尚未散去,先去喝杯咖啡吧。

意外的是,坐在戶外享受晨風的人還不少。只是那風可能不是清風,而是帶有大量 PM 2.5 懸浮微粒的流動氣流吧,我彷彿戴著 augmented reality 眼鏡的魔鬼終結者,對這美麗尋常的晨間景象投以狐疑的掃描--說起來,這全都是美國大使館惹的禍!

PM,Particulate Matter 的縮寫,PM2.5 就是空氣裡直徑 2.5 微米的懸浮微粒物質,因為 2.5 微米非常小,肺部吸入後會進去人體,對於心血管系統極易產生顯著的影響,過去所測量的PM10,因為粒子較大,比較容易被肺泡過濾,相較之下對人體的危害反而小。所以空氣裡的 PM2.5 值越高,代表影響健康的微懸浮物質越多,空污的帶來的危險程度更顯著。近年來,歐美各國已經視此為影響國民健康的關鍵空污指標,紛紛在PM10之外,開始訂定 PM2.5 標準;不僅如此,隨著環保意識高漲,社會老年化,心血管疾病成為許多先進國的首要疾病,十年以來,這個標準越訂越嚴。

但是在世界的這個角落,台灣也好,中國大陸也好,官方的公開氣象或健保系統裡定義的空氣污染指標,過去多年以來都仍僅測量 PM10,以及其他包括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一氧化碳、臭氣等物質含量,就是沒測 PM2.5。或者是政府測了、學術單位測了,但是一般國民不知道,也找不到數據。所以儘管大家都說北京空氣污染嚴重,天空總是灰濛濛的,但到底對健康影響多嚴重,誰也沒準。

這個時候半路殺出美國大使館。應該是從前年開始吧,北京的美國大使館利用他們自己的空氣偵測儀器,測量 PM2.5 數值,然後以非常 Facebook 時代政治正確的模式 (我更願意稱之為歐巴馬式的社交主義,不要忘了他就是靠此贏了美國大選!),在新浪微博 (weibo) 與 twitter 上,發佈基於 PM2.5 觀測數據得來的北京空氣品質指數 (AQI)。不僅如此,AQI 數值都會解釋對人體健康的影響,有些數值只對敏感團體,例如有心血管疾病的人有害、對孕婦有害,數值高到一個程度,對ㄧ般年輕小伙子的健康都有害。分級清楚後,天空裡灰濛濛的那片雲到底是浪漫雨氣還是會鑽到你肺裡與心臟裡的 PM2.5,大家就知道了。北京人赫然發現,很多時候,北京的空氣品質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有毒的。記得某次我拜訪一位創投,他打開手機,告訴我今天的空氣有多毒,我當時心想:嘿老兄,我從北京城的另一頭來拜訪你,可真是冒生命危險啊,而會議完之後,我還要再次冒著減少幾十天生命的危險,衝進北京的煙塵車陣裡。那是我第一次聽到 PM2.5--有錢沒錢,天空之下,人人平等。

美國大使館每小時發佈的數字,牽動了每個人的神經,不,應該說是氣管。現在上微博查美國大使館的官方帳號,已經看不到這個數字了,但是 Twitter 的帳號當然還在,@BeijingAir 每小時公布一次北京的 AQI。去年底,一個北京網民受不了了,向北京市環保局遞交書面申請,要求公布 PM2.5 數值,兩、三天後,這個膽子不小的要求就被市政府駁回。但今年一月底,北京從善如流,終於開始在網站上每小時發佈 PM2.5 數字。可北京市民還是得看看美國大使館的數字--兩者的差距有點大。

等我進了咖啡館,坐下來點了咖啡,打開 iPhone,才知道今天早上的空氣品質真糟 (不該出門的 ! ),早上那白茫茫美麗的霧是霧吧?幾個小時後,PM2.5會上升到驚人的每立方公尺261微克,空氣品質數據達到311,已經進入非常有害的階段,見後文內截圖。我在台北吸的空氣裡 PM2.5 通常僅有20、30。

但我想講的,既不是當時我那杯忐忑不安的咖啡,也不是北京的空氣是好是壞(出門前我維持每天散步的習慣沿路大大的吸了好幾百口新鮮空氣)。我想說的是當大家發現有 PM2.5,有趣的事發生了。

微博扮演了催化劑中的高速催化劑,微博有兩個億用戶,幾個人大聲疾呼,大家都懂了空氣品質切身要害。不用花大筆納稅人的錢拍公益廣告,不用上電影院時還要被迫看拙劣的動畫社教影片,教你什麼是PM。中國地產大亨潘石屹在他自己的微博上,天天引用美國大使館的數值,必要時還會提醒大家注意空氣狀況。微博讓本應落後的民智,反而走在政府的前面,催政府做事。

更厲害的是,幾個月之間,iPhone 與 Android phone 上一大堆 app 出現了,讓你可查看即時空氣監測報告,我現在用的 app,同時包含美國大使館與中國官方數字,以資比較。歷史數據與圖表涵蓋範圍從24小時到一個月,很容易回溯。利用手機的定位功能,app 還會偵測你的位置,自動顯示最近城市的空氣品質。還有我最喜歡的一點,空氣品質若不好,app 上會出現一個戴口罩的人頭。不用說,這些 app 的開發者從 twitter 與中國環保單位的官方網站取得他們需要的資料。他們不用依賴媒體,他們自己就是媒體。

政府發現,他們面對的是一個更透明、資訊傳播速度更快的世界。更讓人驚訝的是,民間已經不再用 ”收聽“ 國外廣播、電視、雜誌、報紙、甚至網站這種二十世紀的模式,來取得他們需要的資訊。現在他們撰寫程式,抓取資料,放在開發出來的應用上,讓每個人用最方便的方式自行取得。在北京,不會有人上網站去看空污資料的,手機就搞定了。從這個角度看,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二十一世紀社會。或者說,這是對未來媒體之一瞥。

台灣跑的似乎還更慢些。大陸已經訂下將在今年內,達成七十幾個城市都可每小時發佈PM2.5數值的目標,並在各地大批建設測量站。台灣環保署現在終於每小時發佈 PM 2.5 數值沒錯,但是看看網站,天呀,網站本身做的像是上世紀的遺物,拙劣有餘,大智不足,好像是被強盜逼到牆角,不得已一點一點吐出身上的財物。我實在搞不太懂一件事:理論上大陸現在應該處在需要高調發展產業,維持 GDP 在高水位,不得不走的野蠻資本主義歷史發展階段,而台灣產業外移後,正要邁向後工業社會,要以服務業、清潔能源、安全環境、健康與文化立國。怎麼台灣政府的心態,比起還在工業革命的中國更像煙囪工廠的辯護者?

環保團體呢?要求政府提高PM2.5的標準,追美趕日不夠,還要追上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這些組織的要求是很不錯,但是我倒是沒看到哪個義憤填膺的環保人士,能夠像北京蓋房子的大老闆潘石屹一樣,老老實實天天上微博貼空污指數,警告大家小心。至於台灣開發 app 的宅男宅女們,大概還忙於更有趣的開發工作,沒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換言之還處在 pre-PM2.5 時代。這導致了每回學者或反對黨要發表甚麼對政府的批評或宣言,總要召集一堆電視媒體來拍,拍完了,一般民眾就看看電視上播出的幾十秒。政府也好,學者專家也好,大家依然沒有更好的工具與技術可用。

傍晚突如其來下了一場大雨,我搭乘的出租車司機大嘆急雨ㄧ來,生意不好做,要收工回家了。我打開 app,PM2.5 像跌了一跤降到谷底,北京的天空真的清新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