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ki-murakami

創業者如雞蛋擲向高牆

我說的雞蛋,不是這兩天台灣的豬農向農委會辦公大樓丟擲的雞蛋,抗議政府開放含瘦肉精的豬肉進口。

我說的雞蛋,是村上春樹的雞蛋。

如果這裡有高大堅固的牆,有撞牆即破的蛋,我經常會站在蛋這邊。沒錯,不管牆有多對,蛋有多錯,我都會站在蛋這邊,至於對或錯,讓別人去決定,或讓時間或歷史去決定 …… 請試著這樣想,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就是一個蛋,擁有一個不可替代的靈魂,和包著他的脆弱的外殻的蛋 … 而我們或多或少,都面臨ㄧ堵堅固的高牆,這牆有一個名字,就是體制。

這是 2009 年村上春樹接受以色列耶路撒冷獎的致詞,那個時候以色列剛剛以壓倒性的軍事攻擊加薩走廊,造成許多老人與孩童傷亡。在頒獎典禮上講出 “轟炸機、坦克、火箭、白磷彈和機槍,就是堅固的高牆,被這些擊潰、燒焦、射殺的非武裝市民就是蛋” 這樣的話,表達對主辦國大不敬的觀點,確實需要勇氣。但是村上春樹這個文弱小說家,還是決定站到台上受獎,發表了那樣一番無畏的演說。

我說的雞蛋,是剛在三月二日,被調查局與IFPI 派員衝到家裡搜索並被強迫關站的 Now.in 音樂電臺。創辦人 Victor 事後在個人部落格是這樣寫的:

三月二號這一天,這一切都成了泡影,有誰能來告訴我這些付出到底是為了什麼?「關掉它。」我聽著命令的語句,帶著無限的驚恐,用我顫抖的雙手在一堆闖入我房間的陌生人面前敲了指令,殺死了我的親生女兒Now.in,看見網頁伺服器停止運行的瞬間,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當時的心情….

Victor 與大部份的創業者一樣,從零開始創辦他自己的事業:

“ 我只是一個來自離島的窮學生,有著滿腔的熱情想要改變這世界,我所有的武器就只有我的知識和我的雙手,但我知道不可能我們單薄的資源來達成我們的夢想,我們花了更多的心血,和有興趣投資的公司進行交涉,進行了無數次的Business Plan簡報和會議,我們拒絕了千萬等級的投資,只因為我們希望能夠找到一家能夠配合我們理想的公司來投資我們,而不是為了短期的利益就這樣賤賣我們的心血,我們也單槍匹馬跑去跟MUST談各種授權的可能性。”

與鋼盔、鎮暴盾牌、刺馬比較起來,一顆顆雞蛋多麼脆弱!與調查局的執法者命令,與IFPI龐大的財富與勢力比較起來,創業者多麼脆弱,好像用一根權力的小指就可以終結。

我不能不再ㄧ次引用村上春樹的話:

請試想一下,我們全都擁有碰觸得到的,活生生的靈魂,體制卻沒有。我們不能讓體制利用我們,我們不能容許體制獨立作主,不是體制創造了我們,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是選擇站在牆這邊,還是雞蛋這邊?這個問題我想問所有手上握有更大力量的人。

我想問資策會,這是你們選出來代表台灣參加 Demo 網路創業競賽的團隊,並且鼓勵有加。現在創業者面臨這麼大的危機,你們提供的業師協助到哪裡去了?你們準備提供法律、諮詢、各種資源的協助,讓創業者、創意者不那麼無助嗎?

我想問經濟部數位內容產業推動辦公室,你們除了在研討會上夸夸其談數位內容產業的創新變革,畫一個又一個創新的遠景與大餅,面對錯綜複雜的音樂產業利益分配現狀,與台灣陳舊的著作權法規範,你們準備如何協助這些衝在前面的試驗者?

那些林林總總的相關公協會,文創的、數位內容的、網路的、多媒體的,以及很多我們實在叫不出名字,但每年還是拿政府補助與納稅人的錢來服務網路公司的各式機構,你們準備做什麼來釐清網路服務的限制與良好的規範?你們準備動員甚麼民間力量?做什麼研究,提出甚麼方案?

至於創業者,也許有人會讚賞你、褒獎你、把鎂光燈照著你,但是你不應該忘記,到頭來,創業者還是像雞蛋一樣脆弱--不要期望所有的人都會站在你這邊吧!但是何妨看看那些老農,他們堅定表達自己立場的火氣與勇氣,難道不值得學習?

因為你可以相信一件事:站在雞蛋這邊的人,也許比想像中多一些。還有,牆再堅固,再強大,也會有滿臉蛋汁的時候!